武汉上空的鹰

2020-09-16
作者:童曼丝 马幸 主编:孙玉凤 编辑:王嘉莹 伯婕

ABUIABACGAAg6JqQ_QUolrf8lwIwmwQ4gwI.jpg

武汉上空的鹰

抗战期间,湖北武汉上空曾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空战,中国空军三战三捷,极大地挫败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国人抗战的决心和信心。

而这几次空战也让中国人记住了一个名字,陈怀民。在1938年“四·二九”空战中,本已中弹的他放弃了原本可以跳伞逃生的机会,顽强地驾驶飞机冲向敌机,与敌人同归于尽,年仅22岁。

在抗日英雄陈怀民的侄儿陈德家里,精心收藏着一个陈旧的樟木箱。掀开盖在樟木箱子上的麻色布料,打开精美的铜质锁扣,缓缓揭开箱盖,一股清新的樟木香味扑面而来,68岁的陈德眼角湿润了。从记事起,家里人就会时常讲起叔叔陈怀民的故事。看着箱子里的遗物,隔了许久,老人才说:这里面都是真正压箱底的记忆。

记者:当时这两个箱子是准备留给陈怀民的?

陈德:准备结婚的,陈怀民的遗物。

记者:奶奶给他留下来的?

陈德:对,陈怀民都知道,看到过这两个箱子。

f07193b334104e29a92aa2d435bd6d77.jpg

2015年,陈怀民烈士侄儿陈德(右)参加湖北之声特别节目《武汉抗战,记忆有声》直播时,讲述英雄的故事。

1932年 “一·二八事变”,日军侵略上海,16岁的陈怀民毅然投笔从戎,在哥哥陈天和的带领下,加入了蔡廷锴领导的十九路军当大学生义勇军。眼看着日本飞机不断轰炸上海,造成大量军民死伤,陈怀民恨得咬牙切齿。

陈德:炸弹扔下来以后,底下的机枪大炮打不到天上去,陈怀民看到日本的飞机把中国人炸得这么悲惨,那时候他就立志,要当空军。

1933年初,国民政府为了加强空中力量,在杭州成立了笕桥中央航空学校,并对外招生。在家人的支持下,陈怀民和哥哥一起报了名,而第一次选拔时,兄弟俩都没有考上。陈怀民回家后拼命训练,三个月后,从200多名报考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时招录的五名驱逐机飞行员中的一员。驱逐机也就是战斗机,需要在空中翻滚,扫射敌机,对飞行员的技术、身体素质要求很高。陈怀民刻苦训练,为上天搏斗的那一天做准备,他还将自己的名字由陈天民改为陈怀民。

陈德:他参加了淞沪战争以后,就想着国人不能这样被日本人欺压屠杀,他不忍心。他这个人有正义感、善良,时刻心怀人民。后来他就改名叫陈怀民。

7c6a7c795a9d4ce5a31ab1b48b2ff2fc.png

陈怀民

1936年,陈怀民从笕桥中央航校第五期毕业,编入了中国空军四大队第二十三队任少尉飞行员。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民族抗战正式打响,陈怀民像铆足了劲的飞鹰,在战地上空和日军顽强对抗。在山东归德,他撞击敌机,跳伞自救;南京保卫战,他以一敌四,数分钟即击落敌机一架,在飞机油尽弹绝时,撞击大树迫降。

陈德:陈怀民经常跟我父亲说,我上去了就没有想回来,每次上去就准备赴死的,在空中打三五架飞机算不了什么。日本军航空队早就知道他,那时候从情报就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个不要命的人。

仅有300余架飞机的中国空军,英勇抗击拥有2200多架飞机的日本空军,淞沪会战后,中国空军几乎损失殆尽。南京沦陷后,武汉成为了实际意义上的战时首都,国民政府的主要机关设立在此,大量民族工业、军事工业物资也从上海转移到了武汉,这里成为了日军下一个攻打的目标。

对这段史实,湖北省档案馆研究员王平说:“轰炸是为了摧毁在武汉集结的一些重要的工业基地、军事机构。日军在武汉轰炸的两个重点,一个是汉口的刘家庙车站,是平汉铁路武汉的终点站;另外一个目标,是轰炸武昌的徐家棚。”

1937年底,苏联开始向中国提供经济贷款和军事援助,数千架苏联E15、E16战斗机、轰炸机以及空军志愿军一起抵达兰州。也正是在苏联空军的援助下,中国空军的飞机数量基本可以和日军抗衡。1938年初的武汉“二·一八”空战,中苏空军拦截日机于武汉50公里以外空域,击落日机11架,极大地打击了日军士气,而这次的战败也让日本怀恨在心,预谋4月29日,在日本天皇裕仁生日这天展开报复。由于提前获知了情报,陈怀民所在的空军第四大队也进入了战备状态。陈怀民知道这次恐是大战要来袭,4月28日中午,他给父亲买了瓶酒,特地回了趟武汉江汉关笃家巷的家。

陈德:他回家以后跟我爷爷奶奶说,这是一次大空战,有可能回不来。

那一天,陈怀民穿着亮黄色皮夹克,黄色皮靴,梳着干净利落的美式短发,这是这位22岁的阳光少年留给家人最后的身影。当天晚上回到部队后,他在宿舍写了篇日记:

“在家中,我很想把自己的心情向父母亲讲讲,我怕他们难受,又怕他们为我的安全担心,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我常与日机在空中作战,打仗就有牺牲,说不定哪一天,我的飞机被日机击落。如果真的出现那种事情,你们不要悲伤,也不要难过,我是为国家,为广大老百姓而死,死得有价值。”

4月29日下午2:15分,日军18架96式战斗机和18架96式重型轰炸机分别从上海安徽两地起飞,越过鄂赣边境,向武汉进袭。早有准备的中国空军已经从汉口王家墩和孝感两个机场起飞,在高空布下天罗地网。陈怀民的战机是第四大队副大队长董明德的僚机,刚开战五分钟,他就击落了一架敌机。

陈德:陈怀民“四·二九”空战不到五分钟就干掉一架飞机,日本人一看,怎么这个家伙又来了,五架飞机围过来,高桥宪一就是带头的。陈怀民开的是E15,灵活性比较强,后来高桥宪一从后面开枪,把他油箱打着了,(他)腿部全都受伤了。在这种情况下,陈怀民就知道五架飞机围着自己肯定只有决一死战了,在空中就跟高桥宪一对起来了。

5561621843936369.jpg

中国空军歼击机在武汉上空拦截日军飞机

“飞上天就没打算回来”,这一次面对日本“战无不胜”的红武士高桥宪一,本可以选择跳伞自救的陈怀民拼尽了全力,猛拉操纵杆朝敌机撞去,两架飞机瞬间爆炸,黑烟火焰弥漫在空中。这次空战,中苏空军共击落日机21架,取得了抗战以后最辉煌的空中战绩,粉碎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以至于后期日军空袭武汉的次数大大减少。

湖北省档案馆研究员王平:首先是苏联空军志愿队与中国空军联合在空中构筑起一条保卫武汉的防线,使得日本人想从空中摧毁武汉重要军事和工业目标的计划在武汉会战结束以前都没有实现。通过三次武汉空战,极大地鼓舞了全民族抗战的决心和信心,让人们看到,我们中国空军也有能力阻挡日本强寇,更让当时的军事当局充分地认识到空军当年在抗战中重要的作用。

当年的汉口王家墩机场,如今早已变成了高楼林立的中央商务区,那条见证了烽火岁月的机场跑道,被人们保留了下来。站在这里,似乎还能看到飞行前英雄们的飒爽英姿,听到他们的铮铮誓言。在老汉口的中山大道,一条以陈怀民名字命名的小路,如今每天人来人往。“飞行员”“抗日英雄”“血战长空”,英雄的故事,像一道荣光照耀着人们前行的路。一位路过的市民告诉记者:“我们必须要记住这段历史。没有他们,哪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没有他们,哪有现在建设这么好的中国。”

04e3564ff65d4ac59ce3871bb27636cf.jpg

英雄的血脉——郝梦龄将军女儿、孙女和陈怀民烈士的侄子陈德合影。

缓缓合上樟木箱子,70多年前那段烽火连天的岁月似乎才刚刚过去。这些年,陈德到过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兰州,走遍了叔叔陈怀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他时常想,如果那一切没有发生,也许陈怀民可以牵着爱人的手走入婚姻的殿堂;可以回到江汉关的家中,吃母亲买的橘子;还可以为膝下的孩子拉几曲二胡。而历史不容假设,这些曾在天空中誓死保卫祖国的飞鹰,会永远给它的民族带来坚不可摧的力量。

陈德:我感觉到那个年代的陈怀民,能够把自己整个身体献给祖国、献给民族,他是真正的爱人民、爱国家、爱这个民族,是为这个民族牺牲的。那个年代就有那么多热血青年,爱国家爱民族。他的牺牲,还有千千万万烈士的牺牲,才能够换来我们中华民族现在这么强大。

(该文部分内容为湖北之声记者2015年采制,湖北省档案馆提供史料支持)

来源:学习强国——湖北学习平台